早く 早く 追いかけて
驻足过去,沉迷七人。

情头with@Hinaist唯
by@kimi君的闹钟

主号今后只是日常碎碎念
二次元追文请关注子博吧
 

松原.声恋(伪)14

【修罗场了吗?】

【惯例预警:长文,OOC】



14

接到横山通知的时候,大仓立刻就明白了横山会长的小心思。

毕竟okura副会长这几天也没有闲着,本来一放学就迅速回家打游戏的大仓,这几天充分利用了课后社团活动的时间搜集关于村上信五的情报,因而早就打听来了村上参加了足球部的活动。

正愁找不到subako会长商议下一步的行动呢,没想到横山先生自己行动了。

大仓在心里开心地为横山偷偷鼓掌,也为自己暗暗叫好,毕竟横雏推进会有所进展,大概也预示着自己的恋情能有所进展。

这么窃喜着,大仓就和一声不吭从音乐教室过来的安田汇合了。

安田大概因为音乐活动被打断了有些不高兴,情绪不是很高的样子,和大仓一阴一晴地跟在横山后面来到了足球场。



然而在干涉足球部活动这件事上,横山的确是一时冲动了,而各怀心事的安田和大仓两人也没意识到这一行为的不妥,未加阻止就跟去了。

而在学生会三人组来势汹汹的时候,听到风声的足球部当然也没有坐以待毙。毕竟在足球部眼里,横山的身份首先是篮球部队长,而另外两个看起来毫无运动神经的弱鸡委员,更是没有放在眼里。

于是横山、安田、大仓三个人来到足球场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就是以足球队樱花队长为首一排足球队三年生干部。

敌意当然不能放在脸上,樱花队长满脸笑容地明知故问道:“请问横山队长来我们足球部有何贵干?”

“樱花队长,请叫我横山会长。”横山立刻表明自己的身份和立场,“有些事,我希望你们还是适可而止比较好。”

“什么事啊?横山队长?”毫不退让的足球部也摆明了自己的态度,“我们没有队友跑去侵占篮球场的场地训练吧?”

这么一来一去,横山有点忍不了对方的装傻了,单刀直入地说道:“樱花队长,我今天是以学生会会长的身份来足球部的,学生会一向以维护学生们的权益为重。今天我来足球部,也是为了提醒贵部不要忽视部员、尤其是新生部员的权利!有些不合理的行为,希望贵部可以适可而止。”

“学生会原来是维护学生权益的吗?哈哈,”樱花队长冷笑了两声,仿佛听到了一个不好笑的笑话,“我还以为是检查有没有别校徽、有没有穿对衣服呢!”

“啊,说到穿对衣服,”仿佛突然想起什么来似的,樱花队长转身从背后正好跑步经过的新生队伍里拉出一个人来,“诺,这里正巧有个穿错衣服的人,你要,就交给你好了。”

大概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傻了,正跑到第七圈,累得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的村上,被樱花队长从正跑着步的队伍里拉出来,一脸尴尬地站在两帮人对立的中间,手脚都不知该如何放才好,身上已经被汗水浸透的白衬衫现在已经彻底成了透明色,紧紧地贴在起伏着的胸口,胸前的两点和腹肌的线条都一览无余。

而看到这副模样被拎出来的村上,横山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应该先生气还是先害羞,总之突然就大脑过载了,不知该如何应对对面樱花队长的挑衅。

然而村上却还没有觉察到自己略显狼狈的“走光”,更加不可能知道横山会长这反常冲动背后的原因以及他此刻汹涌澎湃的内心活动,而只是一脸呆萌、不知所措地立正站在两队人马交锋的中间。

没想到这突然的沉默却被最意想不到的人打破了。

只见平时乖巧友善如白兔的学生会第一大好人,安田委员仿佛变了个似的,向前坚定地迈了一步走到横山前面,正好挡在横山和村上之间,挡住了横山正不知道往哪里放的视线,正对着足球部樱队长的脸正色说道:“樱花队长,你如果是为了球队发展训练新队员的话,学生会当然管不着。但是,如果你只是为了自己出一口暗气,而恶魔般整蛊训练新队员的话,对不起,学生会不得不管!”

“真正的强者,是赛场上拼搏的强者,不是欺负新人的强者。如果你们老队员有一股闷气没处撒的话,马上的校际联赛就是你们最好的发泄机会。如果是现在这样,只会在新人面前耀武扬威、对外联赛都没办法小组出线的足球队,那么不仅我们学生会有权利制止你们的无礼行为,就算篮球队,凭他们斐然的战绩也有资格对你们的训练方式提出质疑!”

“说得也太好了吧!yasu,哦不对,安田大人!”一直忙于观察横山神色变化的大仓在心里给安田大人跪下了,还附带叩首。

没想到,说完这段话的安田却立刻转身走了,留下了横山、大仓、村上,还有醍醐灌顶般陷入沉思的足球部一干老队员。

全场安静了几秒,然后都默默散开了,足球部今天的训练也到此为止。



如果说上次是大病初愈导致神经迟钝,那这次估计是过度运动累傻了,反正初中时代引以为豪的临场应变能力已经从村上身上消失了两次。等到人都散去,才发现足球场上只剩下了自己和不知为何满脸通红的横山,以及看了半天热闹的大仓委员。

大仓这时候突然上线了,乐呵呵地跑去拍了拍横山的肩膀,悄声给出通关提示:“横山君,你看村上君的衣服全都湿透了,没有带运动服来的村上君,肯定也没有其他换的衣服吧,天色开始暗下来了,再这样可是要感冒的哦。我听说,村上君开学时候刚重感冒过一次……”

自觉提示已经到位,大仓假装看了看天,说道:“啊,天快黑啦,肚子饿了,我要回家了,先走啦~”然后仿佛朝空气挥了挥手,转身迅速消失了。

明明已经得到了提示,也想到了自己柜子里常备的备用换洗校服,但不知为何横山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开口,正低头犹豫着眼睛要看向哪里说话才好,耳边却突然响起了一个温柔利落的声音:“hina,我的衣帽柜里有多余的衣服,先换一套干净的衣服再一起回去吧……”

良机被人抢走了,横山有点干气地回头,又对上了那个曾经让自己多次火冒三丈的面具。

“怎么又是你!”这句话差点从横山的喉咙里冲出来,却被村上的声音制止住了。

“嗯,好,谢谢你,subaru。”说完村上就跟着涉谷往足球场外走,走了两步,又突然想起来什么,回身小步跑到横山面前,鞠了个躬说:“也谢谢你,横山君!以及,上次……对不起,我可能说得过分了。”

做完这个大概是很久之前就想的道歉,村上说了句拜拜,小跑步追着已经走远的涉谷离开了。

夕阳下的足球场上,只剩下停在原地的横山,和他张开嘴,却没来得及说出口的:“我喜欢你。”

15

评论
热度(8)
© lostintimeandspa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