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く 早く 追いかけて
驻足过去,沉迷七人。

情头with@Hinaist唯
by@kimi君的闹钟

主号今后只是日常碎碎念
二次元追文请关注子博吧
 

【关八战队】¥17 9·22是结局也是开始(完)

【太困了,大概撑不过12点了,先把结局发了吧(正好和时间线吻合),直接补一句:RED生日快乐。最重要的另一句话在正文里了~】

¥17

“所以……你们现在这样子,其实也不是自己的人格?”

听完对面六个人争先恐后的说明,终于了解了状况的NASU忍不住问了出来。

“……”横山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说来话长……”安猫田准教授,不对,安田章大在想怎么回答。

“LOVE苏帕曼”锦户亮一脸委屈:“我这个打扮是因为一个综艺番组……”

“对对对,一人食贵族也是那个!”大仓忠义应和道。

“你这家伙本身也超能吃吧!”一副小老头样子的涉谷昴坏笑着戳穿了,然后指了指横山说,“Yoko也是那个番组里的不能笑刑警,Yasu的安猫田也是那个番组。不过,我和那边那个家伙,丸山隆平——你听我说就好,不用看他,越看他越来劲——是来自另一个台的番组。”

“Subaru-kun才没有变化,你就是你自己,小学生兄贵!工口理事会会长!”终于轮到大仓报复性地吐槽了回来,说完就捂住肚子笑个不停。

横山“不能笑刑警”没有笑,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镜烦恼地说道:“问题就在这里,要是全是一个番组,至少还知道hina分裂出的那个人格的范围,但是现在,一点规律都没有……”

“而那个家伙的人格又超级多!”锦户莫名自豪又羡慕地补充道,“目前,只知道他有一个工作狂人格留在了我们原来的宇宙,也幸好有那个人格远程交流,帮我们搞出了这个知心大叔服务,来找回他分裂在这个世界的人格。”

“唉,这个人就算人格分裂到其他宇宙了,也不忘把工作狂人格留下来继续收录番组。”涉谷的语气里透着难以掩盖的关心。

“所以,”NASU觉得自己明白了,“如果我不尽快把融入我身体的、原本属于村上信五的人格分离出来,你们就回不到原来的宇宙了吗?”

“……”,一直抢着说话的这群人,突然集体沉默了。

“不是的。”涉谷主动接过了话题,“不是回不去了,是不会回去的。”

直视着NASU那双和村上一模一样的好看的眼睛,语气里不带半点玩笑,一字一句地认真说道:“必须是我们七个人!只有我们七个一起,才是関ジャニ∞!所以,没有找回hina,我们是不会回去的。”

看着对面一排六个人突然一致地认真而坚定起来,NASU的内心仿佛有一小片东西剥落了,他想到了自己的那六个不器用的伙伴,想到那六个每次遇到危险先思考着怎么保命、但是面对坏蛋绝对会奋不顾身的笨蛋。

“只有七个人一起……”,不禁呢喃道,“只有七个人一起才是关八战队!必须我们七个人才是関ジャニ∞!”

“抱歉!我要去找他们了!找我的伙伴们了!”村冈猛地站起来,深深向对面鞠了一躬,头也没有回、急切地离开了。

留下了面面相觑的七个人在原地。

七个人?

“NA…NASU?”试探地一问。

“Murakami君?”

“Hina?”

“信酱?”

“Mu酱!”

……

“信五~!”集体发出悲怆地嚎叫。

“俺はKING!”圆圆的眼睛瞪得大大地强调,下一秒立刻不好意思地恢复了常态,笑得一脸褶子,大张着嘴巴哈哈地露出了两颗藏不住的标志性虎牙。

一直懒洋洋瘫躺在背景里的秃头大叔终于动了动,对着看不见的镜头抛了个无人接收的飞吻:

“撒呦~哪啦~”

【完】



【并没有完】
【你听说过片尾彩蛋吗?】

那群奇怪的“欧吉桑”离开了,八万市终于又回归了正常的平静。

突然断了资金支持,关八居酒屋停业整顿了,七个看起来没什么用的英雄聚在一起又开始了无所事事的日子。

什么“绊”的神秘力量引发的人格分离大危机,似乎也悄无声息地解决了。

“说起来,既然随时都能走、只是为了找到、找到了就能走,那群人为什么非要执着于今天啊?”平静下来的NASU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拉着好像把一切都调查得很彻底的RED问道。

“嘛…谁知道呢?”昨晚,危机解决后就通宵跟BLACK和GREEN玩游戏的RED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含糊其辞地应付道。

于是,NASU又转身去缠着在沙发另一边打盹的BLACK问为什么。

“这家伙,还是这么婆婆妈妈地追根究底呢……不过,真好啊!”这么想着,今天的寿星RED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而在宇宙的另一边:
関ジャニ∞,全国出道,∞周年快乐!





【还有一件事】
对了,和NASU融合的那片人格碎片是铲屎官村上,所以NASU的老妈子属性突然Max,而正主Chi酱大概已经饿得离家出走了(x

【彩蛋完】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评论(13)
热度(11)
© lostintimeandspa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