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く 早く 追いかけて
驻足过去,沉迷七人。

情头with@Hinaist唯
by@kimi君的闹钟

主号今后只是日常碎碎念
二次元追文请关注子博吧
 

【松原.】家猫不如野猫俏

 【中秋快乐~!为庆祝本人18岁生日(别信,特此开车兜风(都别信。新手试驾(完全没有被xx的)儿童碰碰车,请坐稳扶好。】


1

 

村上是一名资深铲屎官,深闺里供着千金Chi大人。但是大概因为太资深了,白玫瑰看腻了,偶尔也想试试红玫瑰。

 

最近下班回来路上,村上经常会故意多坐一站地铁,去邻町的小公园里探望一只小野猫。

 

这只小野猫是村上某天加班到深夜,在回家路上的巷子里发现的。当时它的周围围了好几只看起来很凶恶的野狗,体型几乎都有它的三倍大。村上见状,赶紧冲过去赶跑了那几只虎视眈眈的大型犬,蹲下身轻轻抱起来那只瑟瑟发抖的小奶猫。

 

大概是类似于总爱把自家孩子和别人家孩子比较的家长心理,村上抱起小奶猫的同时,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自己的Chi酱,并且不自觉地把两者比较了起来:

 

Chi酱是纯种的曼基康猫,这只猫看不出来是什么特别的品种;Chi酱的毛色淡黄斑白,这只猫通体深黑还透着少见的暗红;Chi酱是个深闺小姑娘,这只猫是个野生小伙子;Chi酱一双一尘不染的小仙女双眸,这只猫的双瞳深邃,大概在街道上经历了许多……

 

这么想着村上不禁心疼起来手上的小家伙,盯着它的眼睛,仿佛回想起第一次见到Chi酱时候的情形,耳边有个声音在撺掇着自己给小猫起个名字,于是脱口而出道:“就叫你Su酱吧?”

 

就这样,村上把Su酱带去医院检查了身体、清理了毛发,喂得饱饱的之后,才突然意识到:不能就这么直接地把Su酱抱回家去——家里还有一只被宠惯了的独生女Chi大人。

 

于是,村上只好暂且把Su酱安置在邻町安静小公园的角落里,那边正好有个爱在长椅上给来往青年答疑解惑的热心欧吉桑,可以帮忙偶尔照看一些。

 

所幸Su酱虽然是野猫,但是意外地很通人性,也从不乱跑,在村上下班到达公园的时候,必定乖乖地在原处等着。而村上也不会让Su酱失望,下班之后一定会准时拎着袋猫粮来探望它。每天能看着健健康康的Su酱饱饱地吃上几口,是村上最近感到最幸福的事情。

 

2

 

公司里第一热心的大姐大松子,立刻察觉出了同事村上近来的异样:之前只恨工作不够多的加班狂,现在准时定点下班;衣服也是天天换洗,一尘不染;好像还学会了网络购物,经常对着可爱的商品页面发呆痴笑;寄到办公室的信用卡账单也比之前厚了不少……

 

种种迹象表明:“哟,母胎单身的小处男,最近恋爱了?”

 

村上却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斜眼无视了松子的八卦。

 

松子愈发肯定了:要是往常,村上至少还会反驳一句“才不是处男”,而今天这种处乱不惊的表现,明显是欲盖弥彰!

 

“唉呀,是哪家倒霉的姑娘会看上这个抠门虎牙呢?”松子抱着“这个笑话看定了”的心态,不怀好意地揣测着村上的分手日期。

 

村上当然不知道松子等着看自己的笑话,毕竟他都不知道自己恋爱了:准时下班是为了不让Su酱在公园里等太久;衣服清理得勤快是怕Chi酱察觉;至于网络购物,则是实在没时间去店里给Su酱买宠物用品,虽然网络购物不知不觉就会买上一堆……

 

想到Su酱是个在外长大的小野猫,从来没有用过什么好的东西,也没有玩过什么好的玩具,更加没有吃过什么专门的猫粮,村上就觉得心里酸酸的。

 

而Su酱还特别懂事,给他高级的宠物用品也不怎么碰,还是抱紧了最开始给他买的乌龟形状小窝;玩具什么也不太爱玩,好像旧玩具比新玩具还喜欢;至于吃的更加是不讲究,只要不是蘑菇形状的饼干,给什么吃什么;大概是以前饿坏了,胃口很小,吃的还特别少。

 

相对而言,家里的Chi大人不知道是不是被自己宠坏了,最近越来越挑食了。前一天拆开的猫饼干没吃完,第二天就绝对不肯再吃一口,带肉味的猫粮罐头倒是一开封就见底。而且最近也不粘自己了,平时都会在门口期待地等着自己回家的,现在回家却完全不见猫影,只有到吃饭的点了,才会循着罐头味溜达出来。

 

这么边想,边轻轻抚摸着依偎在自己怀里乖巧的Su酱,村上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不如趁此机会,把Su酱带回家吧!”

 

“一方面,可以让Chi酱产生竞争感,改善她‘独生猫’的娇生惯养;另一方面,Chi酱是适龄的小母猫,Su酱是完整的小公猫,嘿嘿嘿……”村上暗暗赞着自己想得全面,也终于说服了自己把Su酱抱回家。

 

 

3

 

刚见面的两小只彼此都很警惕,Chi酱畏缩着不敢靠近,Su酱则瞪大了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对方。但是或许因为都是可爱温柔的本性,两只猫咪很快就玩到了一起。

 

Chi酱继续睡着她的公主屋,Su酱则更喜欢他从小公园带回来的乌龟床。本来村上还有些内疚,没有给Su酱和Chi酱一样的全套猫咪专用物品,但是Su酱好像也并不在乎高级的玩具、用具,而Chi酱也似乎挺乐意跟Su酱分享自己的东西。

 

“唔,似乎『Chi酱性格改善计划』和『Su-Chi伴侣培养计划』都进展得很顺利嘛!”村上得意地哼着小调出门丢垃圾,却又正巧撞见了那天深夜巷子里“围攻”Su酱的野狗们,今天似乎又多了几只。

 

“喂!你们干什么?不要在别人家附近打转哦!”大型犬毕竟还是有点吓人的,村上也不自觉提高了音量,也不管对方听不听的懂人话,大声呵斥着想吓跑他们。

 

果然还是有效果的,聚在一起的那几只好像听懂了一样,交头接耳了一番就转身离开了。

 

村上远远地看着他们离开,不禁又有些担心Su酱在家的安全。之前在小公园,虽然是开放的场所,但是毕竟还有一个奇怪的欧吉桑可以24小时照看。现在在家里,自己去工作的时候就没人在家,只有更加胆小的Chi酱和Su酱一起,谁能保护他们呢?

 

“要是工作的时候也能带着Su酱一起就好了……”这个想法一闪而过,立刻把村上吓了一跳。

 

自己养Chi酱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动过这个念头,可是对才见面没多久的Su酱,不知道为什么却格外上心,也很怕分离,近乎有种超出铲屎官对主子的关心……

 

“我这是怎么了?”村上轻拍着自己的后脑勺,想让自己清醒一下,“不过是只野猫啊……”

 

进门却正好与趴在玄关睡懒觉的Su酱对上了视线,不知是不是出于心虚,觉得Su酱今天的眼神似乎有点冷冷的,心底立刻软了,鞋都没脱就把Su酱揽到怀里。

 

Su酱今天明显有些不悦似的不顺从,小爪子乱舞着想挣脱村上的怀抱,可越是这样,村上越是不舍得撒手,努力安抚着怀里不安的小东西,只想让他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意:“Su酱是最不一样的存在呢……”

 

1

 

Su酱当然明白了,因为村上对于他也是很不一样的存在。

 

要知道,“小野猫Su酱”才不是什么瘦小娇弱被恶犬围攻的小可怜,他可是附近街道上令野猫野狗野鸟闻风丧胆的“大恶霸Baru”。

 

其实原先的计划是这样的:先和手下几只体型最吓人、其实最废柴的大型犬演一出戏,在深巷里等着过路好心人“英雄救猫”,再顺理成章进入“英雄”家里,里应外合,专门打劫那些妄想把热爱自由的小动物圈养在家里的无耻、自私的人类!

 

而那些被打劫的人类,也不会想到,居然会是自己试图禁锢在身边的可爱小动物作出的反击。这个来自被主人遗弃的萨摩耶Yoko的计划,一直进展得异常顺利。直到,遇见村上。

 

与村上相遇的第一幕,“深夜后巷”戏很成功,但是万没想到,第二步计划里的村上,居然并没把起了名字的“Su酱”拐带回家,而是先送到医院检查了身体。在确定了黑色毛发里透出的暗红色是自然颜色,而不是有什么内伤以后,村上还是没有把Su酱抱回家里,而是放在了亲近大自然的公园里。

 

恶霸Baru对村上有点改观了,化妆成公园里不知名欧吉桑的狸猫手下Maru也有点心软了:“不如……就放过他吧?”

 

Baru表示要观察观察,他才不信真有什么善良的人类,面对着小花一样的自己还能不为所动、不想据为己有,把我留在公园里肯定是暂时的,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英明威武的Baru果然没有猜错,村上的顾忌是已经有了一只家猫Chi酱。

 

只是……“没料到,这个出轨猫奴还挺在乎家猫的感受?”这是Baru开始对村上有所改观的开始。

 

毕竟宠物与人的关系,和人与人的关系不同。人与人的爱是一对一、一生相许的,而宠物主人对宠物的爱则大多是一时兴起,甚至随便养上一屋子,就怕不够多的。

 

“这位村上君,对宠物有着从一而终的意识,虽然经受不住本野猫的诱惑,但是对家猫的愧疚已然表现出了如同对待人类的平等感情,似乎的确是个不错的家伙呢。”

 

2

 

到了村上家里,接下来要观察的就是家猫Chi酱。

 

从宠物身上可以明显看到来自于主人的影响。

 

胆小的宠物可能有着一个严苛的主人,比如手下最能打的一只,超凶也超胆小的小型犬Ryo,严苛的前主人把他训练的一丝不苟,但是也很容易一惊一乍;

 

软弱不自信的宠物可能有着一个表演欲旺盛的主人,比如之前提议放弃计划的狸猫Maru,在马戏团长大,小时候经常被要求进行搞笑表演,现在也经常控制不住会做些奇怪的一发技;

 

爱美的宠物可能来自于主人的过度溺爱,比如爱穿花花裙子的公兔子Yasu,走出去别人总以为是老大Baru的女朋友;

 

还有些不负责任的主人不知道对宠物的饮食加以节制,比如经常把仓库吃得断粮的毒舌鹦鹉Okura;

 

当然还有某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容易害羞的家伙,偷偷猜想是因为养育的环境里缺少异性。

 

所以Baru对自己“见宠物知主人”的理论很自信,毕竟他是善于观察、勤于思考、野生野长、热爱自由的老野猫了。

 

所以,观察Chi酱,也就是观察村上。

 

3

 

只是,Chi酱完全是个天然无公害、无心机的温室小公主。看到村上抱了另一只猫回来,并没有嫉妒得死去活来,也没有搞什么猫圈常见的勾心斗角,有些怕生的打了个招呼之后,Chi酱就开始好奇地跟Baru问东问西。

 

“真是个温室长大的小千金啊!”Baru看着她一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害怕、什么都很好奇的样子,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小妹妹。

 

同时也进一步认识到,村上就像个忙于工作的家长,每天累死累活就为了给小公主买上最好的用品和猫粮,同时又倍加呵护得像个古板的老爹,一点没有教会Chi酱外面世界的险恶……

 

“嘛,不过这个村上自己,对外面世界的险恶也是一无所知的啊!”Baru一副恨村上不成坏人的失望之情。

 

计划彻底告破。

 

“这个村上是个好铲屎官,我们不能欺负善良老百姓。”Baru在村上家屋后,坚定地对手下们宣布道。

 

“或者……欺负一下再走也可以?”后半句Baru没有说出来,挥了挥手让行动小分队先行回去,自己转身又进了屋内。

 

 

谁知道后爪刚进门,从前院出去丢垃圾的村上就出现在了街角,还很凶地驱散了正准备离开的小分队。

 

Baru在门后听着,只想偷笑:“这个天然!恶犬哪有那么容易赶跑啊……”不过心里还是暖暖的,从来都是自己单枪匹猫闯江湖,还第一次有人为了自己大声吆喝那些街角野狗……

 

正这么想着呢,村上推门进来了,不小心对视上了,立刻收起笑容,故作冷淡地盯着他。谁知道,村上反而弯下了腰,一把将Baru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Su酱是最不一样的存在呢……”耳边的呢喃。

 

“唔……嗯,你也是呢,村上信五。”

 

 

 【未满15周岁请勿继续阅读】


不一样的存在归不一样的存在,说好了要欺负一下还是要欺负一下的。

 


热心同事松子敏锐地觉察到,那位“茄子”同事很可能终于长大成人了,虽然跟预测的结果相反,但是公司的处男率终于归0了,还是很欣慰的。

 

“昨晚,腰……痛不痛啊?”村上刚扶着背在办公桌前坐下,松子就关切地凑了过去。

 

“腰?嗯啊……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晚上睡得不踏实,早上起来腰酸背痛的。”村上反手敲打着自己的背,想着是不是要预约个大夫看看。

 

“哦,哦,哦~”没想到松子却立刻一脸好像很懂的样子,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离开了。

 

留下村上疑惑地回想昨晚、前晚、以及大前晚的梦境……

 

 

村上拎着公文包下班回到家,却四处都找不到两个小宝贝,于是满屋子地找:“Chi?Su?”没有回应。玄关没有、客厅没有、楼梯间没有、卧室……

 

疑惑地走向卧室。

 

刚推门,一个黑色的小身影就扑了过来。

 

村上条件反射地伸手抱住,却比想象中沉了许多。

 

来不及思考,脸颊上就感受到一阵温热,小巧的猫舌贴着面庞的弧度,翻动着向村上的双唇靠近。对脸上湿痒的触感还来不及反应,村上的虎牙就忽然沾染上了香甜的舌尖,灵巧的小猫舌轻轻叩开紧闭的牙关,像是正好契合的钥匙打开了灵魂的锁拷。

 

村上突然失却了所有的防线,任由小小的身体在自己的怀里,占据了全部的主动。对方有些野兽般粗鲁的动作里透着暖暖的温柔,一件件剥开外套、领带、衬衫……

 

皮肤贴着皮肤,对方的身体瘦弱到可以清晰摸出肋骨的形状,村上用手轻揽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小身体,感受着似曾相识的触感;面颊贴着面颊,村上可以感受到对方从喉咙深处喘出的呼吸,有些猩红的气息搅拌着空气中暧昧的气氛,分不清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不一会儿,村上已然觉得大汗淋漓,而对方的身体却有些温凉,闭眼用双唇轻触着对方的额头,熟悉的体温一下子将村上拉回了现实。

 

 

晨曦,从紧拉着的窗帘缝隙里透进了屋里,打在透着零星汗水的白色床单上。村上微睁开眼,意识到自己胸口正沉甸甸地压着什么,勉强抬起头,发现是打着轻鼾、睡得正香的Su酱。

 

“啊,原来又是梦啊……”

 

拖着仿佛打了一晚上群架的身体,村上艰难地冲了个澡、穿上衣服、收拾了一下,出门上班了。

 

临走前当然没有忘了去捉起脑袋,亲一口还趴在床上半睡着的Su酱。

 

而Su酱,不对,Baru大佬则微微睁开有些睡眠不足的大眼睛,懒散地目送着村上敲打着肩背出门。

 

嘛,欺负习惯了,多欺负几下也没事的。

 


评论(24)
热度(75)
© lostintimeandspa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