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く 早く 追いかけて
驻足过去,沉迷七人。

情头with@Hinaist唯
by@kimi君的闹钟

主号今后只是日常碎碎念
二次元追文请关注子博吧
 

【安仓】路边野味不要捡

【慢速玩具车,承接(松原)家猫不如野猫俏的番外,不过没看过应该也没影响。主(仓)安仓,微yasuba】



1
今天是Baru大佬沉迷男色的第N天,街头第一恶霸帮会群宠物无首。

副会长Yasu大人叹了口气,叠好同款多色的一沓小裙子,整齐放进衣柜里锁上,表示既然如此,只能自己出兔了。


一切照常进行,除了在深夜小巷里等待“英雄救兔”的主角是小白兔Yasu。

“今天掉入美色(划掉)陷阱的会是哪个人类呢?”Yasu大佬在心里暗狠狠盘算着,虽然表面上还是人畜无害的兔兔笑容。


然而出师不利,首战一无所获。不知道为什么,一晚上几乎没有碰上什么独自出行的人。不太满意的Yasu大人立刻召集大家就地进行分析总结。

专门在暗处负责打探消息的豚鼠hina,从墙角阴影里浮了出来,哑着嗓子提供情报:“近来的附近街道上,一到深夜,就有一个神出鬼没自称MC的可疑人士,在小巷子里拦住落单路人进行采访,而且净是问些奇怪的问题。大概为了躲避这个怪人,附近的居民都不太敢深夜独行了。”

听了这个情况,萨摩耶军师yoko趴在地上沉吟了片刻,然后抬起头,缓缓地提议道:“不然,改变计划?”

“不行!”本来在角落默默蹲着的小猎犬ryo,一听要改动计划,立刻跳着小步跑了过来,强烈表示反对:“这个计划我们虽然施行得挺熟练了,但是这次换了主角,本身就已经多了很多未知数,要是再贸然多加改动,只会增加行动的风险!”

说完,ryo就回望向hina寻求支持。hina负责情报搜集,向来不怎么发表意见,不过ryo满带询问的狗狗眼实在太有杀伤力,只好清了清嗓子把话题交给代理大佬:“yasu,你决定吧!”

“我们Baru会虽然声称街头恶霸帮会,但是内部从来都是民主决议的,Baru在的时候是这样,他现在……”接过话头一直说得挺顺畅的yasu停顿了一下,“……有事处理,不在也是一样。所以,大家投票表决吧!”

最后“投票表决”几个字说得挺用力,一下子就把在垃圾桶边上打闹得正欢、一直没在状况里的狸猫maru和鹦鹉okura给镇住了。

“唔…yasu你说表……表决什么?”maru有些心虚地轻声问道。边轻手轻脚挪过来,边目光闪烁地躲着ryo的瞪视,还要避着不肯停嘴的okura的袭击。

所幸迅速了解了状况的okura很快就识相地停止了对maru的啄击,扑啦啦地飞到路边的矮灯柱上:“不然…我们再等等吧?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守株待兔!”

意识到兔子大佬突然射来的目光,毒舌鸟立刻收声,故作乖巧地张了张翅膀,低头顺起了自己的羽毛。

“哈!守兔待猪!”maru不失时机地灵光一闪,却陷入了无人理睬的尴尬境地。

这时,后巷突然打开的小门正好化解了一时间的死寂,一个高大的身影从灯火通明的门里晃身走了出来。

“啊!人类!”立时进入行动状态。

高大的人类被吸引了注意,看着被“凶恶”大型动物们逼到墙角的小小身影:“哇!”

果然奏效了,依计一哄而散。

只留下一只白色的毛绒球,和一个微带酒气的人类男子,面面相觑。

这个人类男子愣了一会儿,立刻一脸惊喜地跑来抱起了yasu。

计划成功?

在深夜温暖月色的映照下,一个高大的身影小心地抱着一只小白兔,快步地往家里走去;月光照在胸前还没来得及摘下的员工卡上,反射出一个亮绿色的名字:大仓。

2
一到家,大仓就马上去浴缸里放水,似乎准备给捡到的兔子先洗个澡。

Yasu打算先按兵不动地观察一下,静静地蹲在浴室地板上等待着。不过第一次实地任务,心里其实也是有些忐忑的。一方面,担心自己的企图会被发现;另一方面,内心毕竟还是有一只柔软的小兔子。

过了一会儿,水似乎放好了,大仓弯腰抱起了兔子。在浴室敞亮的灯光下,大仓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仔细地盯着白兔长长的耳朵看了很久,最后疑惑地慢慢将小兔子放在了洗漱台上。

看着洗漱台上镜子里的自己,yasu顿时明白了问题之所在。虽然脱掉了小裙子,然而百密一疏,长耳朵上的耳钉却忘了摘下来,镌刻在耳钉上的文字映在镜子里成了镜像,但是不用看清,yasu也知道那个已经刻在自己心里的字,是旧主人为自己刻在上面的名字:yasu♥。

一时之间,似乎有无数的记忆回涌了过来,无处闪躲,yasu只能迎面承上。

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留着中长发的少年身影,似乎渐渐浮现在了眼前的镜子里。是小小兔子yasu的那个同样小小的旧主人,是喜欢打扮的yasu的那个同样会穿衣服的旧主人,也是有着软萌萌笑容yasu的那个同样温柔可爱的旧主人。

和少年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一一从镜子里流淌过去:少年抱着yasu去宠物商店为它挑选衣服,少年在小小的戒指上专心致志地刻着文字,少年小心翼翼地把小戒指当手环给yasu套上,低头看着自己“手环”上嵌着的挂件上的小字:yasu……还有一个小小的爱心。

在无比宠爱的呵护下,yasu曾经以为自己会和看起来永远活力十足的小主人一直到永远,直到……

再次出现在镜子里的是躺在病床上不停咳嗽的小主人,远远地,yasu感受到小主人急切想拥抱的视线,于是小步跳着跑过去,却在半路上被紧紧抱了起来:“不可以哦……小涉过敏很严重呢……”

护士姐姐动听的声音,此刻却像是突如其来的一把尖刀,插进yasu长长的耳朵里,直插到了yasu最柔软的心里:小涉过敏…对我的毛发过敏……很严重呢……”

“再不离开小涉,小涉就会死掉的。”这是yasu下定决心离家出走时对自己说的狠话,在下着大雨的夜晚偷偷从家里“逃了”出来,后来就在巷口遇见了Baru他们…再后来……

对视着镜子里的自己,已经被改成耳钉的“手环”,不知过了多久,过于专注的yasu,没意识到大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又回来。

再回来的大仓手里拿着什么东西,然后低下头,轻轻揽过yasu的小脑袋,用手上的工具,小心翼翼地取下了长耳朵上的小耳钉。大仓的大手拢住了yasu细长的耳朵,似曾相识的暖意,好像一股热流涌进了小兔子的心里,小心脏似乎也不经意地快了一小拍。

“我这是怎么了?”拢住耳朵的大手放开了,yasu突然清醒了过来,立刻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不就暴露了我的身份?”

已经迟了,一声大喊在又长又敏感的耳边炸响:“啊?!宠物!”

然而却不知对方心里进行着怎样的纠结,只见他一会儿看看yasu,一会儿看看手里的耳钉,一会儿默默念着“yasu”的名字,仿佛在和自己进行着什么战争。

Yasu凝望着带了些水气的镜子,里面映出了一个高大却无措的身影,耳边回响着一个低沉嗓音喃喃着的“yasu”。不知为什么,依旧雾蒙蒙的倒影却开始逐渐清晰起来。


1
今天是大仓当上主厨的第一天,但是大仓主厨今天过得可以说相当糟糕。

倒不是因为后厨订单太多而手忙脚乱,毕竟大仓主厨最擅长的就是踩着鼓点般的节奏迅速备菜;也不是因为新主厨的菜品销量不佳,毕竟大仓做的菜早就是店内招牌了。

“大仓君,饿了吧?”当班经理优君刚送完最后一批客人,就拿了瓶香槟跑来后厨慰问新任掌勺大厨,顺便也给自己倒了杯。

埋头收尾的大仓主厨闷不吭声,想也知道是饿坏了。毕竟好歹是就任主厨第一天,忙了一晚上,都没顾得上(也没好意思)偷吃点什么。

好不容易结束了工作,可惜今天大仓主厨的主菜销量特别好,一点也没剩,连食材都用光了……

大仓默默收拾,暗自懊恼家里也没有存粮了,这个时间也没什么美味的外卖还营业了。

“唉…我的主厨生涯第一天啊……”大仓这么想着,意外发觉当了主厨还不如当助手呢,莫名难过地想低调从后门开溜了。

结果刚侧身从小门出来,就被吓出了声:“哇!”

半夜三更、黑灯瞎火,谁曾想后巷居然会有不明生物聚集!看不清什么状况,大仓第一反应就想转身回到门里去:保命要紧!今天已经够糟了……

没想到,那群黑影比他还迅速,一个转身就全跑光了。大仓正要闪身回去,却发现还留下了一只——白色的、毛茸茸的、长长耳朵的、球状小东西……

大仓眯着微酣的双眼,定睛一看:啊!兔子!

四眼对望,看着那双红色诱人的小眼睛,主厨大仓心头泛起了一个危险的想法。


在大仓主厨的人生字典里,动物不是分为“野生”和“家养”,而是分为“能吃”和“不允许吃”。

“小兔兔”当然属于前者。

于是,在大仓美滋滋地抱着路上捡的“意外惊喜”回家的时候,心里已经回忆出了大概几十本兔肉料理菜谱。

当然,在他怀里趴着的大佬yasu对这一切还浑然不知。毕竟长久以来,他们对付的都是“拐带猫咪”回家的占有欲猫奴,而不是嘴馋的吃货。身为犬类的yoko军师,千算万算,漏算了一条兔子和猫狗的差别——基本没有人类吃猫,个别人类吃肉狗,而很多人类会吃兔肉。

昏暗灯光笼罩下的街道上,一个饥饿的大仓主厨咽着口水抱着“食材”,迫不及待地往家走去。一个小影子悄悄地跟着;而若隐若现地,似乎还有个大影子紧随其后。

2
一到家,大仓立刻三步并作两步去浴缸里放热水,准备先给兔子烫烫毛。可是当他低头重新从地板上拎起小白兔的时候,却赫然发现它的耳朵上亮闪闪地挂着一个东西,仔细一看,居然是一个小小的耳钉。

“呀?居然有个挂饰?”大仓吓得胃一疼,幸亏发现得早,不然吃到肚子里就来不及了。于是立刻转身去找来了小工具,小心地拆下了那个耳钉。放在手心里再次端详,发现上面居然还细细地印着什么:yasu♥。

“yasu?”大仓意识到这是一个名字,是这只兔子的名字吗?它原来是有饲主的吗?

不知道是迟钝的,还是出于饥饿的刻意回避,大仓这才意识到,这只通体雪白的小兔子、这半点街角污泥也没沾上的洁白毛色,是因为……

“啊?宠物啊!”大仓不禁叫出了声。

宵夜泡汤。

大仓再次把兔子抱了起来,仔细端详着想:“难道是因为下班前那半杯香槟酒把我喝醉了?”

强行推卸责任,却还是难以减轻内心的负疚,大仓无奈地看着手心里捏着的耳钉,又不自觉地念了一下:“yasu……”

而红眼睛长耳朵的白毛球也闻声抬起了小脑袋,有些呆呆地看着大仓。

“咿呀,好可爱~”大仓心底突然泛起了粉色小泡泡,心里再次闪过了又一个危险的念头:留下它!据为己有!


1
最近,餐厅经理优君有点担心自家的新任主厨。虽然也体谅他忙起来不能吃顿好饭,但是因此改变了饮食习惯会不会有些夸张?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平常但凡有主菜或主食材剩下,大仓绝对会选肉类作为自己的宵夜。然而近几周,据优君的暗地里观察,大仓都选择了蔬菜打包带回去。尽管一开始似乎还有些拿不定主意的样子,但是最近几晚,大仓都毫不犹豫地拎了一大包蔬菜,旁若无人地拎回了家。

这是……交了个素食主义的女朋友?

唔……猜对了一半。

不过不是女朋友,而是素食主义。

老实说,大仓主厨一开始面对着通常是作为“食材”而不是“客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兔子,还是非常手足无措的,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正确“喂养”。

索性就按养孩子一样养吧?大仓豁出去地想,但是下一秒立即意识到:自己也没养过孩子。

然而神奇的是,这只小兔子yasu似乎听得懂人话。虽然散养在家,但是喊yasu的时候就会很快出现,而且从来没有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大仓查了书上说兔子的排泄比较麻烦,但是自己家的这只似乎比自己还爱干净?“

这个毛手毛脚的新任铲屎官,在陪着yasu连吃了一周蔬菜之后,肉食动物大仓终于“一病不起”,又饿又馋赖在床上,不想起来上班。

而等优君接了“请假”电话急急忙忙赶来慰问“主厨”大人的时候,炉灶上已经做好了一大锅热乎乎的咖喱。

“大仓,你这不是好好的还能做饭吗?”优君在心里偷偷吐槽,以为装病只是主厨大人撒娇的借口。

“哇,优君,你这么会做饭,不然你就替我顶班吧……”这是默默低头啜着咖喱汁的大仓内心没敢说出去的话。

“唉,要先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宠物啊!人类……”这是早起做饭的“田螺姑娘”,不对,“兔子先生”窝在大床上补觉时候迷迷糊糊的想法。

2
最近,大仓主厨觉得自己的人生一帆风顺、一往无前,连口头禅“No, we can’t”也成了过去式。

这个改变是从他在路边捡了一只“幸运兔”开始的,自从有了这只叫yasu的兔子,仿佛有了一只护身符。

生病?有做好了的咖喱出现在桌上。
宿醉?第二天会舒服地在床上醒来。
上班?餐厅也没有爱闹事的客人了。
回家?总觉得家里也干净整洁多了。

真庆幸,自己那天晚上没有饿急了,把这只幸运兔给炖了。大仓有时候会得意地搂着兔子这么想。

其实,作为厨师,而不是屠夫,真要让大仓主厨亲自下手处理活兔子,大概先死的会是他自己。

嗯,即便是普通的兔子也一样。

何况还是战斗力与萌系数齐高的yasu大人。那些试图闹事却鼻青脸肿地躺倒在后巷的流氓客人,可比蒙在鼓里的大仓主厨明白多了。

不过,大仓也快以自己的方式明白了。

大仓很爱喝酒,而且喝醉了很爱胡闹。

在一场成功的晚宴之后,后厨自然又办了庆功会,主厨大人自然又不小心喝多了一点。之后,主厨大仓由同样醉醺醺的优君半拖半扶地送到公寓门口,坚称自己接下来没问题,却在优君走远后,半天掏不出钥匙,好不容易掏出钥匙又对不准钥匙孔。

“啊!讨厌!”大仓醉意里生出怒气,一把将钥匙摔在了地上。没想到,门却应声自己开了过来。

屋里没开灯,借着月光,大仓眯着醉眼,隐约见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唔…我的幸运兔成精啦哈哈哈哈…”大仓醉意朦胧地生出这么一个念头。却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一把抓住袖子,用力拉进了门里。

拽得生疼,大仓似乎醒了那么点酒,但是打开灯,屋里空无一人。扶着墙蹒跚着走进客厅,幸运兔yasu乖巧地窝在茶几边上的地毯上。“哈哈,我眼花啦~让我喝点什么醒醒酒吧!”大仓这么想着,顺手打开了客厅门边的冰箱,摸了罐啤酒出来。

低头在冰箱里翻找下酒芝士的时候,却觉得手一沉,再回头发现yasu已经趴在了自己的脚边,地上还躺着刚刚还在手上的啤酒。“啊哈,我懂了,你也想喝吗?”醉了的大仓不知道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蹲下身子“啪”地打开了易拉罐,对着小兔嘴就灌了下去……

明明喝了酒的是小兔子,大仓却觉得自己的醉意更盛了。眼前突然幻现了一个仿佛在梦里见过的小个子身影,用着抵挡不住的力量一下压在了自己身上。两片薄唇用力撬开了大仓的齿间,一股清香的酒味液体涌入了喉咙,醉上加醉,此刻的大仓已经完全混淆了幻觉还是现实。

臂弯之中环着一个大小正好的身形,昔日重现般地感受到衣衫一件件褪去的触感,下意识觉得这之后自己会被温柔地扶进浴缸,没料到这回却被略显粗暴地推倒在了地毯上。

“他是不是也醉了?”大仓模糊地想,却没有余力思考那个“他”到底是谁,暴风骤雨般的动作接连而来,好似在惩罚自己一般,对方的每一寸接触都毫无保留。而顺应着对方一系列野蛮行为的大仓,似乎心底也有种得偿所愿的任其摆布,只想借着酒香醉情,融入彼此的身体里。

宿醉。

第二天的大仓没有在舒服的大床上醒来。面对着客厅上方好似透着忧伤气息的淡蓝色天花板,大仓的第一反应是跳起来寻找他的幸运兔,他的yasu。

然而阒然无声的房间已经告知了一切,厨房里没有炖了不知多久的咖喱味道,卧室里没有零散掉落的柔软白毛,连浴室里也只是冷清的滴水声。

难道过去的时光是一场梦?
从来没有出现过吗?
那只漆黑街道上雪白的小兔子?

大仓不可思议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却倏然瞥见了左耳上的小耳钉:

yasu♥。

评论(8)
热度(50)
© lostintimeandspa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