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く 早く 追いかけて
驻足过去,沉迷七人。

情头with@Hinaist唯
by@kimi君的闹钟

主号今后只是日常碎碎念
二次元追文请关注子博吧
 

【仓雏仓】金钱关系(二)

【虽然日更了,但是其实今天并没有多少雏雏

【仓雏仓无差,地主家的傻儿子x牛郎店的俏头牌

【前后文见“仓雏金钱关系”tag】


1

“从业二十余年,我从来没见过遮着脸、不说话、还能冲上头牌业绩的牛郎!”松子店长看着月度报表啧啧惊叹。

 

“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年青人,我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会惧怕去夜店……”几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著名连锁企业高层擦着额头上的汗齐声感慨道。

 

 

2

在迎来牛郎事业第二春之前,村上一直觉得自己是属于“靠嘴”吃饭的,当然所有人都是靠“嘴”吃饭的,村上的意思其实是说——他是靠巧舌如簧讨好客人欢心来赚钱的。

 

有的客人喜欢甜言蜜语,那村上就使劲夸;有的客人喜欢以诚相待,那村上就有一句说一句;有的客人是受虐狂,那村上就更擅长了,有时候不仅动嘴,还动手——不要想多了,只是“疼爱”地pia一下头。

 

当然一如之前说过的,村上还有一双纯净可人的眼睛,堪称男女老少通吃的杀手锏。于是村上每次站上舞池中央的透明舞台,都有两个堪称百试不爽的保留节目,或者说其实就是一个节目:穿歌舞伎服的时候,宽袖羽扇半遮面登场,娇俏双目微向上平视,直入对视人的心底;而穿西洋服的时候,折扇啪一声打开,英气双眉微向下睥睨,射穿对视人的心间。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或者说客人多了什么怪人都有,最近连日指名村上的那位客人,既没要求村上摘下面具,也不需要村上多费口舌,总而言之就坐下来,点酒、倒酒、喝酒、点酒、倒酒、喝酒……

 

一个月下来,村上几乎没做什么,酒水销售业绩就已经番了几番。

看着银行卡里蹭蹭窜的数字,松子店长不禁哑然:“难道……这就是爱情?”

 

 

3

又是一天夜晚的降临,大仓最近以来每日翘首以盼的就是一天中的这个时光。

 

夜幕降临在喧闹的街道,失去太阳的温暖似乎夜风中总裹挟着一层凉意,大仓不禁缩了缩脖子,裹紧身上的薄风衣和长围巾,脚步却没有片刻的停歇。往日里簇拥在身边鞍前马后的下属们,不知为何今天都不约而同地纷纷推脱,于是大仓孤身一人闯入了这市井之夜。

 

只见他穿过喧闹的酒吧街,再七转八拐进到一条稍显僻静的不起眼小巷,眼前闹中取静般出现了一间典雅的和式院子,稍显焦急的脚步蓦然停驻,抬手轻叩三声,“吱呀”一声,门自内向外打开,默契般不发一言地侧身进去,小门便又在身后悄然合上,只留下门上镶着的小木牌上刻着的三个暗金色的字:“夜武士”。

 

 

4

毫不意外地,大仓又是今天最早到来的客人。

 

会员制的店里本身来客就不多,零散的常客也通常都是续摊过几轮之后,到后半夜才会前来。

 

而大仓除了第一天是掐着黄金时段的保留节目“今夜限定”开场前才落座的之外,从第二天开始都是雷打不动地第一位客人。

 

此刻的“夜武士”才刚刚告别白日的休整,重新进入饱满的营业状态。

身材挺拔的酒保穿着深黑色的燕尾服,正在一丝不苟地一只一只擦拭着吧台上陈列的各式酒杯。

大仓走过去礼貌性地颔首致意,却没要任何东西就走向了VIP特别专属房间。

年轻酒保回以营业性微笑,没有丝毫意外,毕竟这位客人的酒水从来不是在这个时间和地点决定的。

 

大仓每晚佳人有约的专属房间是一间和室。今天当他正如往常一样要推开移门时,却见一位稍显富态的身影一只手倚在隔壁房间的门上,又伸出另一只手朝他轻轻招了招。

 

大仓伸出根手指指了指自己,微微张了张口型:“叫我?”

 

隔壁的房间亮着灯,走廊里灯光较暗,背着光,大仓依稀分辨出对方点了点头就转身回了房间,但是门却好像刻意留着一般半开着。

 

自认对暗号见多识广的大仓少爷立刻会意过来,反正是会员制夜店,也不担心什么,于是便蹑着手脚跟了进去。

 

 

5

令人意外的是,隔壁房间里只有两张沙发,一张茶几,平白无奇的墙面和普通式样的木地板,好像就是一间寻常的休息室。

 

刚刚那人已经坐在了一张沙发上,看到大仓进来,随意地指了指面前的另一张,示意对方坐下谈。

 

大仓也老实地走过去,端正地坐在沙发上,双手不自觉地就放在了膝盖上,内心莫名有种小学时候被老师喊去办公室的错觉。像是想打破这种微妙感,大仓转了转脑袋,假装打量房间里的白色墙面,却偷偷用余光观察着对面的人。

 

对面那人穿了条及地的长裙,整体呈蓝色,缀着些红绿色的花样,乍一看像是莫奈名画睡莲的图样,款式简约,看起来落落大方。再往上,与富态的身形相匹配的一双指节圆滚的手随意地放在身侧,整个身子斜倚在沙发上。海蓝色的长耳环垂到肩膀上方,大红色的唇彩配着淡青色眼影透着成熟的妩媚,一头长发精致地盘在头顶……大仓游走的眼神终于自下而上与那人合上了视线。

 

“看够了没啊?”然后对方出声了。

 

打趣的语气,眼中却仿若闪过一丝不容调笑的威严。

吓得大仓立马又端正坐好,双手放好,眼睛直视前方。

 

“放轻松啦,”对方一开口,距离似乎就缩回了家长里短的面对面,“我叫松子,是这家店的店长。最近一段时间,承蒙关照啦!”

说罢,松子还轻轻朝大仓欠了欠身子,表示谢意。

 

“啊!你好!”大仓闻言坐得更正了,早就听之前同行的下属介绍过这里的店长是个非同凡响的人物,大仓早就在心里写了八张纸的恭维和敬仰,现在真恨不得一口气全道出来。

 

对方却接着说了下去:“你觉得,我们家的S,哪里好啊?”



TBC.

@好好学习猫仔 请千万不要期待日更)

评论(5)
热度(28)
© lostintimeandspa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