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く 早く 追いかけて
驻足过去,沉迷七人。

情头with@Hinaist唯
by@kimi君的闹钟

主号今后只是日常碎碎念
二次元追文请关注子博吧
 

【裕昴】非典型校园爱情(大二)

【大学校园AU,预计大一到大四(共四章),本章2k5字】



青春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大学的新旧热点更迭更是迅速无比。

到升入大二的时候,同级生们早已发现那个金发“不良”其实是只内心柔软、还有些傻乎乎的纸老虎;而那个初见超凶的叛逆长发好像也不是什么吃人的狮子,而是只防御性逞强的猫咪。

今天是大一新生的开学日,在上一届新生报道第一天里备受瞩目金发的“不良”和长发的“叛逆”,好像在新学期开学后一夜之间消失在了校园里来往的新生人潮中。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领着大一新生跑前跑后的热心学长,还有一个音乐部的小摇滚乐队在小广场上弹唱着招新。


到了傍晚时分,报道的新生终于各就各位,回宿舍整理行李的回宿舍、去食堂探索伙食的去食堂、遇到老乡聊天的聊着天、找到同专业学长的问东问西。

大二的横山学长忙了一天,涔涔汗水打湿的黑T恤也已经在烈日下被晒干了,只留下一条条白色的盐迹。

横山的头发已经褪回了黑色,刘海比之前留长了一些,现在因为被汗水浸湿了,斜搭在耳后。

经过一整天阳光的曝晒,横山原本就白皙的肤色现在有些发红,脸颊上隐约渗着几粒汗珠,在夕阳下反射出些许微红。

经历了大一那时晚归遭遇暴雨、被困在教学楼里度过一晚的事件,为了方便打工,横山上学期在校外租了间房子,搬离了学校宿舍。所以现在,新生们由仍旧住在宿舍的其他学长领去了宿舍区,而横山终于没什么事了。

他便坐回了校门口的迎新展台后面,拧开桌上的一瓶矿泉水,一口气咕嘟咕嘟地灌下去半瓶,由于喝得太急,喉间轻轻打了个嗝,顺手又将瓶盖拧了回去,视线不自觉地开始朝正对校门的小广场方向望去。


新生开学日,依惯例各院系的迎新在校门口铺设,正对校门的广场上则是壮观的各部活纳新宣传活动。

男生间的热门社团如棒球社、足球社前早已挤满了高低不一的光溜溜脑袋,清一色是按新生入学手册上的要求而剃的小平头。

这项规定其实很老旧了,只是学生手册每年拿着老模板一印刷,在校多年的老师们谁也没在意有这么一条。

不过初来乍到的新生总是忐忑不安间夹杂着中学生的乖巧,很多人都在来校报道前按手册要求剃成了平头,更多的人即使没剃平头也不敢留太过张扬的发型。

所以,有勇气在大一入学时候我行我素地保持着自己原有发型的学生实在是极为少见。这么多年以来,也只有上一届里那两个发型突出的新生自然就被当成了看起来很不好惹的角色。

没错,那两个新生正是不小心弄丢了学生手册所以没看到发型要求的横山,以及不知道看没看学生手册总之你不能动我头发除非请我拍电影的渋谷。


此刻,那个金发的横山已经变成了普通的黑发,歇坐在大门口的迎新席后的折椅上仿若老干部,视线则粘在不远处的广场上那个音乐部的招新live上。

音乐部的展位附近聚集的新生里明显女生们比较多,但是多围在渋谷所在的小摇滚乐队周围一圈,似乎更像是单纯来看演出,而不是挤破头想加入的样子。

其实音乐部的加入门槛颇高,至少要擅长一门乐器,并不是随便就能加入的。

横山某次闲聊时,听渋谷无意间提过他小时候学过钢琴,后来帮偏爱独处的渋谷从宿舍搬出去住的时候,又对他的一把长相古怪没有琴头的电吉他印象深刻,于是便一直先入为主地以为渋谷在乐队里不是键盘手就是吉他手。

可是横山今天看到的渋谷却什么乐器也没拿,就握了支拖着长长麦线的话筒。

“啊,原来渋谷是这个小摇滚乐队的主唱啊?”横山在心里默默习惯性地赞叹起了渋谷。

自从在那个深夜暴雨的教学楼八区,和这个看起来很凶却意外容易炸毛的小个子叛逆少年相遇,横山已经多次见识到了他的不可思议,而今天这种反差的意外感还在不断继续。

“真好啊……”横山由衷地觉得。

看着远处的渋谷在众多目光聚集的中心又蹦又唱,此时的横山莫名也从心底升起了“不如去学一种乐器吧”的冲动。


此刻的广场上,被各种目光和尖叫锁定住的渋谷丝毫没有怯场,仿佛当他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时,周边的一切都已消失不见了。

没有故作坚强的必要,因为他本身已经足够强大;没有畏惧生人的胆怯,因为他只需和音符交流;没有害羞躲避的借口,因为他全身心都已经融入了另一个世界。

直到音乐渐歇,掌声自长久的沉静回味后骤然响起,渋谷才松开紧紧抓住的话筒,缓缓睁开双眼,回到了现实世界。

如幼猫般的胆怯和羞涩也开始逐渐回来了,然后回过神来,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完成任务一般地对着话筒大吼了一声:欢迎加入音乐部!

接着,他丢下话筒和围观的新生,把瘦小的身子蜷得更小,逃入了人群当中的缝隙,准确无误地往大门口的某个位置挤了过去。


人山人海尽头,当然是早已站起身来,远远鼓着掌的横山。

他笑着看着渋谷跑向自己,忽然就想起了那晚在树下躲雨时从身边一蹿而过的“小动物”,迟钝地觉察到:原来就是你啊!于是笑得更开怀了。

跑近了的渋谷自然是猜不到横山在想什么,总之就生怕被小看了似的鼓着脸打了句招呼,就自然地伸手接过了横山递来的水。

矿泉水瓶已经被横山贴心地拧开,渋谷轻松地打开,喝了一小口,随口问道:“晚饭吃什么?”

“和平时一样?”听到一向不思考这些琐事的人突然提问,横山笑得更温柔了,一瞬间觉得自己像是养着个小女朋友。

“好!”渋谷爽快地就应了下来。

他本身并不在乎吃的什么,而横山对美食却颇有研究。自从去年两人先后搬离宿舍在校外各自租了房子以后,渋谷平时的三餐几乎全跟着横山蹭饭,他唯一的要求是不吃蘑菇。

而横山却也没光顾着自己的喜好,而是细心地在家里的冰箱里准备了渋谷最爱的口味的饭后冰淇淋。

从这点上来说,渋谷也对横山相当满意,经常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你这么会照顾人,当你女朋友肯定很幸福!”

两个人似乎都想到了些什么,却谁都没有说出口。

但是今天的横山,仿佛受到了新生入学的新鲜气息感染,犹豫了一下,张了张嘴,终于开口问道:“不然,你搬来和我合租吧……”

傍晚的夕阳此刻已经完全延展开来,绚烂的光华打在横山的脸上,分不出是自何处染上的绯红。

生怕被拒绝一般,横山又小声补充了一句:“唔…这样可以省房租啊……”

“好!”又是干脆利落的一声回应,说话人却好像不想被看到表情一般,别扭地转过了头看着远处。

横山的笑容瞬间绽得更开了。

而别过头去的渋谷,似乎也努力抿着不住上扬的嘴角。



TBC.

评论
热度(17)
© lostintimeandspa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