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く 早く 追いかけて
驻足过去,沉迷七人。

情头with@Hinaist唯
by@kimi君的闹钟

主号今后只是日常碎碎念
二次元追文请关注子博吧
 

【裕昴】非典型校园爱情(大四)【完】

【我们最温柔的尼酱生日快乐!】

【提前一点点先发了,大学校园AU,最后一章,本章正好2k5,裕昴无差,前文的大一、大二、大三请见“裕昴非典型”tag】



毕业学年伊始,横山返校,回到了租住的小屋里。


开学这件事,横山和绝大多数大学生一样,并不是特别积极,但至少还是会准时来报道。渋谷则不一样,他心里同样也不积极,并且身体力行地总会磨蹭到自己课表上有课的那天才回来。


今年的横山,更像渋谷往年的作风——是在开学几天之后才回来的。不过迈入大学第四个年头,其实也没有太多必须要全勤的课程了。


横山的脚步并不是很急切地走到家门口,站定,从外套内里的口袋中摸索着掏出一个串在了一根长项链上的钥匙,插进整个假期都没被开启的锁孔里,咔嗒一声,打开了熟悉的门。


虽然还是白天,但由于离开时拉上了客厅的厚窗帘,屋内此刻显得有些昏暗。


横山索性一推开门就顺手按下玄关处的开关,打开了客厅的灯,另一只手则反手带上了大门。


咣一声,门就撞上自动锁紧了,横山愣了一下,却没有像往常那样重新打开大门的保险,等待随后回来的人。


毕竟,今年不再有另一位回家的人了。


因为,渋谷已经离开了。



在大三快结束的时候,渋谷跟横山说,他要走了。然后,随着那一学期的结束,渋谷离开了。离开了学校,离开了这个屋子,也离开了这个国家。


渋谷是诚恳且坚定地跟横山说的,于是横山也信赖并坚强地支持了他的选择。只是,转身背着渋谷的时候,横山一个人想到离别这件事还是止不住地眼泪往下流。


但是哭着哭着,横山反而也释然了,干脆擦干眼泪,顶着肿了的眼眶又回头去找一样红着眼睛的渋谷一起自习,陪着他做那些自己从来就最不擅长的英语题,虽然渋谷看的是雅思托福,横山看的大学英语。


反正离开这个国家而已,并不是离开横山。


横山并没有开口问渋谷什么时候回来,渋谷也没有向横山说明是不是还会回来,毕竟有些问题,不到最后可能自己也不会有答案。


在渋谷离开前,横山没能亲口对他说的事还有一件。


大二迎新开学那天,横山脑海里闪现的那个冲动——“不如去学一种乐器吧”,并没有一闪而逝,也没有像横山后来的大学英语那样磕磕绊绊地几乎放弃。横山认认真真有始有终地果真去学了一门乐器——小号。他差不多花费了整个大二和大三的课余时间——周一三五参加篮球部的活动,周二四六则去练习小号。至于周日,有时横山会拉着久宅的渋谷出去逛逛,有时两个人干脆一起窝在家里玩那个横山送给渋谷的游戏机。


他本来想着,等到和渋谷两人毕业的时候,他豁出去大胆一次,跑去那个正对着大门口的小广场上,大大方方地吹上一曲小号,告诉渋谷:“谢谢你!和你一起,我也成了更好的自己!”


结果没能想到,连自己偷偷学习小号的事情都没来得及向渋谷坦白,对方就离开了。


横山进到客厅,在沙发上放下了背着的包,里面放着他寄托了一个小小想法、渴望变成一个稍大一些疯狂的小号。


渋谷虽然离开了,但是横山关于小号的疯狂梦想并没告终,倒不如说,在过去的这个假期里,他练习得更为投入和卖力,仿佛当自己的小号吹奏日臻娴熟的时候,好像就会有什么被种下的东西逐渐发芽、开花。


横山和小号,在这个下着毕业泪雨的季节,故事仍将继续。



大学校园里的恋情,不仅往往来得很突然,有时候结束也总是猝不及防。人聚人散,本就是世间最稀松平常的事。大一、大二时青涩爱恋的分手可能还会惹出些爱恨情仇,彼此留下个伤痕烙印;可到了大四的毕业季,似乎再稳定的恋人在此时分手也掀不起什么波澜,好像恋人间的分道扬镳只是这告别如雨的日子里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大四的横山独自出入,并没有任何风言风语。同级生们再也没有大一时候新鲜好奇地互相打量的惊乍,也没有大二时候雄心壮志地投身部活的热心,连大三时候那呼朋唤友地八卦之心也早就淡漠了无痕了。



终于临近毕业,现在的横山是一个人,好像当年的横山也一直是一个人一样。


渋谷的名字,再也没有人在横山面前提起。不知是时光作祟的遗忘,还是出于善意的避忌。


“其实,并没必要啊。”横山在心里浅笑着想,注意到经过身边的有几个熟悉的面孔,打着招呼,目光却闪烁着仿佛躲着自己。


他正往小广场的方向走去,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习惯性地给渋谷发了一封邮件:


“我今天去看音乐部的毕业演出,

想到那次迎新时候,

见到你唱歌的样子,

你知道吗,

你每次一拿起话筒就好像灵魂出窍一样,

在另一个世界里歌唱,

哪里有音符飞扬着,

里面就有你。”


“嘀嘟”,短信很快就回了过来:“你,抬头!”



此时横山正好走到小广场前,广场上早就聚满了各年级的学生,就为了来一睹声名在外的毕业演出。


广场的正中央站了一个陌生却又无比熟悉的身影,陌生的是那个小个子顶了一头剃到不能再短的洋葱头,熟悉的是那好像还没从披着长发唱歌的习惯里改过来的甩头动作;熟悉的是他依旧站在麦克风前,陌生的是他今天手上竟然拿了一个乐器——口琴。


接着,横山看到那个小小人影朝他挥舞着双手,透着亮光的眼睛穿过了重重人海锁定了自己。


于是热情的人潮开始涌动,把还没从惊讶里缓过来的横山不断地推向了广场中央的舞台上。失着神的横山就在这百感交集里彻底忘却了平日里那些多余的羞赧,无意识地被渋谷拥抱了、推到另一个麦克风架前、接过有着熟悉纹路的小号……


然后,仿佛在梦中听过的节奏响起,站在身侧的渋谷将一张歌词纸塞进横山的手里,眼含笑意地示意横山开头唱第一句。


横山回过神来,低头看纸条上,印的正是不久前自己写给渋谷的诗句:“近頃あっという間にやってくる、未来ってやつは……”


渋谷已开口演唱标记为渋的歌词:“達観も楽観もさせちゃくれないが、あべこべな僕らは……”


而终于会意的横山,此刻也仿佛曾在心内唱过无数次一样开口和上了接下来的旋律:“……今日も同じ場所に立っている……”



君が太陽 僕が月とかそんな

単純じゃない

遊べ 笑え ココロから

辿り着ける ハダカなら

くしゃくしゃな顔 見せておくれよ

正直者で損したってなんぼ

見えない涙も感じてるよ


……


曲至深处,忘情的小号与口琴声接次响起。


それぞれの音が 重なり合う

涙の数だけ 響き合って

だから今を強く生きてる

遊べ 笑え ココロから

辿り着ける ハダカなら

泣き笑いに 救われる日もある

言葉に出来ない 想いを抱えて

だから僕ら今日も歌ってる

だから僕ら生きてる

たとえ 声が 枯れるとも

叫ぶ 踊る ハダカでも

くしゃくしゃな顔 見せておくれよ

つまづいたなら 立ち上がればいい

流した涙も笑ってるはずさ



曲终人如旧,这是专属于横山和渋谷的诗与歌。




END


【感谢阅读完,一口气写了四章这么长的平淡清水文,只是本着一颗想把心里的裕昴全写出来的心而已。最后裕昴的unit曲实在是从词到曲都太完美、太契合了,所以就照搬上来了。以及,仿写了横大大拿手的藏头邮件,你读出来了吗?】

【最后,无论在不在平行时空,究竟是爱情、友情还是亲情,其实都不重要啦,最重要的是我相信这是真情。既然他们赤诚“ハダカ”地剖白了,那我们就抛却杂念地去爱吧~】

评论(9)
热度(26)
© lostintimeandspace | Powered by LOFTER